一个文盲

© levar_
Powered by LOFTER

【修伞】花满余杭 (下)

桃花开那个60分的下篇,因为不在60分里面所以不打tag了

说很快写完就很快!我真是言而有信

=======


愚人节的时候网游里新推出了一个活动。苏沐秋老早就在论坛看见预热通知,跃跃欲试。等到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整,他刷新了一下,果然放出了活动的大幅页面。

做好了充分准备要第一个冲进去做任务的苏沐秋手却动不了了。

按照惯例,网游里的活动会请一些职业选手来给海报撑撑场面,这次也不例外。苏沐秋盯着屏幕中央苏沐橙的半身照,呆住了。

真的是,和自己不能再像了。

旁边苏沐橙的花体签名旁边印着小小的宋体字,标注着这位荣耀女神的大名。

苏沐橙,苏沐橙。

苏沐秋在嘴里过了几遍这个名字,总觉得哪里耳熟。

再仔细看看她的发型发色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“苏沐秋你进去没有啊?我找不到你。”对面叶修不耐烦地喊他。

苏沐秋想起来了。

上次来找叶修的那个姑娘似乎就叫沐橙。

叶修认识职业联盟的选手?他到底是什么来头?

苏沐秋脑子里面有点乱。

“哎哟我肚子痛,你等我一会。”他捂着肚子拉开椅子往外跑。

“还行不行了,关键时刻掉链子。”叶修鄙夷地看他一眼,苏沐秋没理会他,抓着手机跑去洗手间。

“哎你别带手机去啊……”叶修咕哝一声,“那一时半会可出不来了。”

隔了十几分钟苏沐秋跑出来站在叶修面前,一脸严肃。

“叶修。”

叶修奇怪地瞟了他一眼:“你这是吃坏肚子还是吃坏脑子了?”

“你认真回答我,为什么会开这间网吧?”

叶修更疑惑了,探了探苏沐秋的额头:“你到底怎么了?没发烧啊。”

“你别装了,我都查了,你拿了那么多职业联赛冠军,别告诉我你没钱只能开个小网吧。”

“啊,你知道了啊。”叶修放下手,表情没什么变化,态度好像苏沐秋只是在问他“你为什么昨天又多抽了一根烟”一样。

苏沐秋等着叶修继续往下说。

叶修慢吞吞地把游戏页面关掉,原本屏幕镀在他脸上的一层薄薄的荧光暗下去,显得神色疲惫了不少。他把头转向窗外,出了好一会神。

外面又是一个雨天,不知怎么,还没有到夏季,杭州的雨水就急匆匆地来了。

窗户上起了雾,叶修站起身走过去,一根手指点在上面,苏沐秋以为他要写些什么。可一直到指尖附近的水雾凝成大滴水珠顺直流下去,汇集到缝隙里晕开来,叶修也终究没有写什么。

他把手收回来,在苏沐秋衣服上擦了擦雨水。

“喂你干嘛!”苏沐秋往后一跳。

“你觉得今天天气怎么样?”叶修突然问道。

“你不是看见了吗?下雨啊。”苏沐秋条件反射地先回答完了,才反应过来又让叶修岔开了话题,“别转移话题!好好回答问题。”

叶修一瞬间好像落寞了不少,苏沐秋眨眨眼,却只看见他笑嘻嘻地转过身和自己面对面,说:“就算我以前是职业选手又怎么样,我现在可穷了,所以你别指望我给你涨工资。”

“……叶修你大爷!”


叶修肯定有事瞒着自己,苏沐秋更加坚定了想法,而且他确信这件事肯定和自己有关系。

苏沐秋决定去找那个苏沐橙问一问。

他已经知道了苏沐橙是兴欣战队的队长,又从网上搜来了兴欣的地址,千等万等等来了周末,趁叶修下了夜班还在补眠的时候悄悄地出门去了。

天还没太亮,地铁都没有开始运营。苏沐秋计算了一下距离,走路肯定不现实,可如果打车去就要五十块,太贵了。他想了想,跑到附近一个二手自行车的摊。

“小孟!”

“苏哥?大清早的什么事啊?”

“借你辆车子骑骑,回头我给你钱。”

“不用不用,都熟人,喏,那边靠墙那辆,你骑走就行。”

“谢了啊。”


苏沐秋骑着辆小破车赶到兴欣的时候差点没虚脱,他喘着粗气,心底十分庆幸自己天天逛菜市场练出来的底子好。

他急匆匆地把自行车停一边,拦住门口的保安,问:“这是兴欣吗?”

保安白了他一眼:“废话,这么大字写在你眼前呢。”

苏沐秋讪讪一笑。

“我想找一下苏沐橙。”

保安看起来已经习惯了,直接把他领去了前台,一边走路还一边和他叨叨着,你这种想来见女神的我见得多了,八成最后都见不着,看你骑个车子还这么累,何苦呢。

苏沐秋在他旁边一直打着哈哈。

等见到前台人员,苏沐秋终于摆脱了那个絮絮叨叨的保安,他长舒了一口气。

前台很温和地拿出个单子问他:“有预约吗?”

“还要预约啊……没有。”

“现在是训练时间,战队成员都挺忙的,私人见面一般都会拒绝。”前台挺好脾气地给苏沐秋说。

“可我真的有急事。你和她说,这事和叶修有关系。”

前台见他确实一脸焦急,就给上面打了个电话,叽叽咕咕几句以后转头问苏沐秋:“她问你和叶修什么关系?”

“朋友,我是叶修朋友。”

前台又听了一会,继续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苏沐秋。”

前台如实转达过去以后苏沐秋挺着急,干嘛问他名字啊?苏沐橙又不认识他,说了也是白搭,万一人家一听不认识就不见了怎么办呢?

“那边突然就没动静了。”前台举着电话听筒也有点奇怪,“可能是太忙了吧,不过小伙子你别灰心,最近我们有个见面会,你要是十分想见她的话也可以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苏沐橙的身影就从电梯里闪了出来。

苏沐秋一扭头就看见了她。

她从电梯出来以后就没再往前走一步,只是站在那里混身不停地发抖,大颗大颗眼泪落下来,手撑着旁边的墙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忍住不跌倒似的。

苏沐秋疑惑地走近她,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庞上写满了他看不懂的情绪。

像叶修一样,令人不解。

非要说的话,苏沐秋盯着苏沐橙的眼睛,仔细辨认了一下,似乎是震惊和不置信的成分多一些。

那是像见到死人复活一样的震惊。


“所以说,”苏沐秋艰难地组织着句子,“我真是你哥?”

他现在特别想跑回网吧里,真诚地劝那个说他可能是苏沐橙失散多年亲哥的那个顾客去买彩票。

然而他不能,因为苏沐橙现在正趴在他肩头,双臂环绕着他的肩胛骨,哭得惨兮兮。

“妹、妹妹啊……我刚从外面来,身上挺冷的,你别老抱着我了,再着凉就不好了……”

“哥哥,你现在能想起来什么吗?”苏沐橙忍了好久才停止住不停抽噎的喉咙,问他。

“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吧……”苏沐秋努力回想,“我好像是有一个妹妹的……我小时候带她去公园玩,还装老虎去吓唬那些和她抢秋千的小孩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辍学去打游戏了,哎呀我还挺厉害,赚了不少是不是!”

“嗯。”苏沐橙笑了起来,“还有吗?”

“后面的记不太清了。”

苏沐橙转转眼珠:“这样吧,我带哥哥去我们以前的家看看。兴许你就想起来了呢。”

苏沐秋高兴地说:“好,哥哥可以载你去。”

“不用,”苏沐橙擦擦眼泪,“我有车,我载哥哥去。”

门口的保安再见到苏沐秋时,他臂弯里挽着一个苏沐橙。保安眼睛都要瞪掉了,反倒是苏沐秋欢快地和他打了个招呼。


有车就是快,苏沐秋叹着气,比他借来的自行车方便多了。

二十分钟以后他站在一处破旧的小房子面前,感慨说:“我们以前住的地方可真破。”

苏沐秋摸着已经裂开的墙壁,头顶的屋檐在角落里还有雨水浸泡的水痕,四周都黑了一圈,像是已经保持这样很多年了。

窗户上有一片玻璃碎了一个洞,粘住它的几层泛黄的旧胶带已经脱胶,掉了一角在上面颤巍巍地摇晃。

墙角里还有烧焦的痕迹。

白色窗帘上有着工整的数学算式。

地板上有几个正字。

苏沐秋把小屋里每一寸都走了一遍,每一面墙都抚摸了一遍,走到后门的时候他看见一株巨大的桃花树,花香四溢,满园飘香。


他闭上眼,感到了无数色彩斑斓的影像层层叠叠冲撞着出现在脑海里,有些一闪而过,有些停留在那里等他细细看完。


“来pk啊,谁输了谁去睡漏雨的那边。”

“卧槽叶修,哪有用炮仗炸老鼠的你傻吗!”

“沐橙你冷不冷,你等会啊哥哥给你把窗户贴上。”

“我妹妹就是厉害,数学考这么高!”

“哥,给你个练习册,你以后别在地板上记你俩的记录了。”


最后的场景停留在自己十八岁生日的那天。

那是个晴朗的正午。

刚下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,玻璃上还有细细的一层雾,苏沐秋站在门外,伸出手指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了个“叶”。自己看了看不满意,又拿袖子擦了擦重新在旁边写了一个,就挨着那块堵窗户的胶带条。

叶修在屋里看着他的动作,窝在电脑后面懒懒地问他:“沐秋,外面天气怎么样啊?”

苏沐秋探着脑袋往屋里看,眼睛笑弯成两个月牙:“雨过天晴,桃花都开了,你再不出来可就看不到了!”


苏沐秋睁开眼,繁华满枝,绯色漫天,那是属于我们的春天。


苏沐秋回到网吧的时候给叶修又买了包烟,叶修一如既往地缩在那个小小的沙发椅里,头也不抬地说:“回来了啊。”

苏沐秋递过去烟,叶修伸出手接过来,拇指下面的手感好像不太对。

烟盒上面,静静地躺着两片桃花瓣。

叶修怔怔地抬眸看苏沐秋,轻声问他:“沐秋,外面天气怎么样?”

苏沐秋缓缓地握住叶修攥着花瓣的手,笑了:“雨过天晴,桃花都开了,不知道能否赏光和我一起出去走走?”


外面的天空洁净如洗,一丝云都没有。却忽然在此时流过一阵暖风,挟着香气,吹落了一地桃花。


FIN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00 )